魔王时代#06 接 觸

——啪,啪,啪。讓邪靈依附的莫大牛儘管在夢中還是一直毆打著錫鳴。
[哇啊!]錫鳴在驚叫中醒過來。他滿頭是汗,在床上氣喘呼呼地坐著。一滴汗水流到他額頭的傷口上,痛得他咪著眼睛。
錫鳴往四周看看,發現自己身處的房間,佈局很眼熟。
(這裡不就是我自己的房間嗎?)錫鳴心裡說。(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
錫鳴的視線投到床頭的櫃子,在櫃面上放著一塊鏡子。他看到自己的額頭和臉都貼上止血帖和紗布。片刻,他察覺到自己的右手一直讓什麼有溫度的東西牽著。於是翻起被子探探究竟。
[哇!]他又驚訝地叫了聲。因為這已經是第二次,第二次有異性躺在自己身旁,而且還是同一個人。
只見比比思的桃色小唇微微地一張一合,臉上還帶著一點紅暈,散亂的頭髮散落在肩膀和臉上。她正呼呼地睡著。
(為什麼她會在我房間的?)
<讓她睡吧。她也很累了。>梅菲說。但他的聲音嚇到錫鳴了。
[你這傢伙,別老是突然說話啊,會嚇到人的。] <這有什麼辦法,難道要我說話前跟你提示一句嗎?>
錫鳴知道自己提出了一個無理的要求。於是改一改話題。
[梅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是在學校讓莫大牛打傷的嗎?] <呵?虧你還記得啊。昨天你還真是神勇,我對你另眼相看呃,拍檔。想不到你的耐久力那麼高,可以堅持五個多小時。>一向驕傲自滿的梅菲稱讚著錫鳴。
[我不是說那個。我記得到最後我躺下了,那後來發生什麼事?] <你真是個幸福的男人呢。那個偶像一直在旁邊為你哭,而這個女人則用那1%的魔力花了一整晚的時間為你治療好所有的致命傷,你現在才能安然無恙坐在這裡。不然的話,四肢多處骨折,勒骨破裂,頸骨移位,胃部讓骨刺傷,多處內臟損壞……>
聽到梅菲說的話,錫鳴突然感到痛了。以正常人來說,受到這種創傷大概活不成吧。
<最後送你回來的是那個偶像,她還跟你父母說了個謊,真是個好女人。>
[你稱呼別人時可不可以叫得禮貌點?別老是女人女人的,睡在床上的叫比比思吧,即使當了你的使魔也應該有基本的禮貌吧?還有,那個偶像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同學,叫汪春日。] <是的是的,汪小姐那樣就行了吧。>
[嗯!]

*****
只是過了一天晚上,錫鳴的身體基本上沒有了任何傷痕,更讓他吃驚的是,自己的手和腳比過去更靈活了。他獨自坐在廚房裡吃早餐,這時穿著睡衣的比比思迷迷糊糊地走了過來。
看到錫鳴恢復了精神,比比思也安心下來。她想也沒想過,錫鳴竟然會以自己的弱小身軀作為工具,來消除邪靈的怨氣。不過,會做出這種提議的人,腦袋也不太正常。比比思想,梅菲會不會在測試著錫鳴呢?
看到比比思走了進來,錫鳴說:
[那個,昨天謝謝你。] 比比思用橡皮條把頭髮紮成馬尾,說:
[沒什麼,你還是謝謝你裡面的那傢伙吧。] [梅菲?]錫鳴問。
<忘記說了。昨天是我吩咐比比思裝暈的,她是經過戰鬥訓練的人,不可能讓那種胖豬一拳就打暈的。>
[啊?為什麼?] <笨蛋,不這樣做的話你會出頭去戰鬥嗎?你實在太弱,為了以後的事你必須那樣做。>
聽到這裡錫鳴也無話可說。要不是梅菲這一舉動,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自己的屏障。
幸好在廚房坐著的只有錫鳴和比比思兩人,要是錫鳴在公共場所這樣自言自語的話,是會讓人覺得精神有問題的。
讓梅菲另眼相看的事不但是這個窩囊已經變得勇敢,而是錫鳴的體格。一個正常人類在那種毆打下堅持五個多小時,中午骨折了還能站起來前進,原因沒其他,只有是錫鳴從小已經受盡類似的虐待,不論是父親,還是同學。想到這裡梅菲不禁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受過那種經歷的錫鳴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出來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於是暗自下了決定,為了錫鳴,也同時為了自己,要讓這個契約者變得更強。
(變得更強吧,阿鳴。)梅菲低語。
[話說過來,穗草她去哪裡了?]比比思問。
[去了參加為期一天的鎮內旅遊。] [呃?那今天晚上我們吃什麼?]比比思擔心地說。
[放心吧,我會煮給你……] 還沒讓錫鳴吃完,比比思兩眼充滿期待地發出亮光,說:
[哪哪,不如今天晚上去吃那個魚旦粉好嗎?去吧去吧去吧~] 雖然有點不奮魚旦粉的魅力比自己的料理大,但錫鳴還是爽快地答應了。

*****
早餐後比比思跟昨天一樣跟著錫鳴上課,但她穿著鐵山高校的校服。
兩人走到學校門口,錫鳴想起一個問題。
[話說過來,比比思你是怎樣拿到學校的校服的?] 比比思豎起食指,說道:
[有個連日光石都沒有的房間放滿各種尺寸的同類衣服,於是我換了。] 錫鳴知道她所說的房間是學校的雜務間,只是不明白她所說的日光石是什麼東西,大概是跟日光燈差不多,是用來照亮的東西吧。
[不過真是頭痛啊,你不是這學校的學生,這樣跟著我上學的話遲早會露陷的。]錫鳴說。
<這個問題很簡單。>
[你有辦法?] <魔王沒有辦不到的事。你先和我調換一下人格。>
錫鳴閉上眼睛,然後重新睜開雙眼。而此時錫鳴身體的雙眸,已經變得赤紅。
[你這小子昨天的舉動讓我回復不少魔力。你要感謝我啊。比比思,從今天開始我們要一起上學了。]梅菲自信滿臉地說。
看到人格換成他,比比思態度立即改變,一把轉過臉,連看都不看梅菲一眼。
[隨便。]她冷冷地說。
[鐵山高校產生一個學生比比思. 貝裡克蒙就行了吧?監護人是錫鳴的父母,關係是表親。] <我的表親?!等一下!>昨天已經騙過老師說比比思是自己表妹的沒有發言權的錫鳴喊道。
說著,黑氣從梅菲的身體集合到額頭上,聚成一個黑色的球。
他奸詐地笑了笑,黑球自行上升天空。當到達一定的高度時,它像煙花那樣爆出火花,一點點的黑色火花如雨水一般散落到城鎮的每個角落。
[這樣的話,一般人都會接受了比比思這個人的存在了。]梅菲說。
<就那麼簡單?>
[魔王裡我也算是最厲害的那個了,什麼事都難不到我。]梅菲鼻子伸得長長,臭美地說。
<那麼快換回我吧,我快遲到了!>
[哧,這個女人連感謝都沒說一句,我也不想久留在她身旁。] 說著,錫鳴的瞳孔變回烏黑色。
比比思把頭轉回過來,低聲說道:[謝謝。] 態度改變之快讓梅菲明白那分明就是搞針對。
<哼。>

*******
在學校的每一角,真的實現了比比思的存在。平日跟她不認識的學校會當她是某班的人,而不會把她當成是外來人;同班的同學對她有所認識,而學校的學生資料裡也多了一個名叫比比思. 貝裡克蒙的女學生。
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女生監護人是錫鳴的父母,順理成章地讓人想到她是跟錫鳴同居的,這使錫鳴無辜地受到了不少嫉妒的眼光。而且青春期男生怨念似乎比邪靈更厲害,在比比思每次跟錫鳴聊天時,都能聽到男生們在錫鳴身後折斷鉛筆,或者用指夾像貓一樣抓著金屬制的桌腳的聲音。錫鳴不禁擔心自己今天還有沒有命離開這學校。
想到欺負自己的事,錫鳴發覺平日欺負自己的惡霸——莫大牛今天沒有上學。
在上午的課堂裡,比比思完全表現出無知少女的形象。由於在神界學習的跟這裡的徹底不同,因此她一點都聽不明白老師在說什麼,被提問到的時候也只是回答[那是什麼]、[我不知道]差不多的話。可是鑒於她外表的影響,沒有人會認為她是個壞女生,反而讓她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漲。短短半天之內她已經成為鐵山高校的吉祥物。
時間很快到了午休。
班裡有著交通燈三人組的莫大牛手下:曲井紅、玄力黃和伍拾綠,本來沒有老大在的時候他們一向很少找錫鳴麻煩,可是,他們卻走到錫鳴跟前,由曲井紅挑撥起來,說:
[喂,窩囊。老大要見你,跟我來。] 錫鳴沒有拒絕的理由,當然也沒有答應的理由,再說他也想知道在那之後莫大牛怎麼樣了。於是跟交通燈三人前往教學樓的後巷。一路上看到教學樓1樓週邊的玻璃幾乎全部粉碎,也看不到梁伯的蹤影,大概是住院了吧。錫鳴還記得今天早會時石井曾經說過昨天學校有暴力份子進入。幸運的是昨天莫大牛只是一直在教學樓週邊活動,不然的話,讓攝像機拍攝到那些情景,恐怕他連前途都沒有了。
來到後巷,只見右手紮著厚厚紗布的莫大牛站在那裡。
三人組把錫鳴推到前方,和老大一起把他重重包圍。看來他們又要開始對錫鳴做常例的事情了。錫鳴走到莫大牛跟前,露出善良的微笑,說:
[大牛同學,你的手沒大礙吧?] [可惡!你這小子在小看我們嗎?]最先說話的是脾氣較暴躁的玄力黃。頂著一個光滑得可以反射太陽光的他看上去像個不良少年。
[為什麼。]莫大牛握緊拳頭,力度大得發抖。[為什麼要幹到這種程度?] [呃?什麼事?]錫鳴會這樣問,是因為梅菲曾經跟他說過,受邪靈依附的人類,應該是失去意識,不會知道期間做了什麼事才對。
[你這小子還想騙我嗎?昨天我讓妖物附體時,不就是你救了我的嗎?]莫大牛大聲喊道。
聽到妖物這個詞。交通燈三人組立即退避三尺。
就在這時候,錫鳴聽到體內梅菲的笑聲,然後說:
<原來是這樣,這傢伙的體內有一種力量在保護。>
[呃?] <過去我曾經來過東方這邊,傳說這裡有一個叫道觀的地方,那裡的人相信人是天的副本,天有什麼,人就有什麼,因此他們的修行方式讓那些叫道士的體內有一種不同於魔力的力量。這個胖豬有著類似的東西,昨天還沒留意到呢。那麼說,昨天的事他已經還保留著一點印象。>
[原來是這樣。]在場的其他人看上去,錫鳴就像自說自話想通了什麼事似的。[原來大牛同學你是道教的人。] [你怎麼知道的?]莫大牛驚訝的問。
[啊那個,怎麼說呢,昨天看到大牛同學被依附的時候還保留一點意識的樣子,所以,就是那樣。]錫鳴慌張得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總不能跟他說自己的體內有著一個魔王。
[就因為這樣,謝謝你啦。] 莫大牛把這話越說聲音越小,到最後聲音幾乎聽不到。說著,他扔給錫鳴一個塞得滿滿的信封。
錫鳴接過後,打開一看。發現裡面全是錢!
[這是過去欠你的,從今以後我們沒有拖欠。] 話後,莫大牛轉過身子,用龐大的身軀對著錫鳴。
[還有一件事,我決定從今以後放棄春日小姐。昨天我對她做的事讓我不能原諒自己。] 錫鳴才想起汪春日是莫大牛的心上人這事,他拍了拍莫大牛那不知是肩膀還是背部的部位,說:
[放心吧,我相信汪春日她會原諒你的。] 就這樣,錫鳴和莫大牛正式成為朋友。窩囊的錫鳴這個昵稱在這之後消失於民間,並且一段時間內稱呼錫鳴此稱號的人全讓莫大牛留下永遠不能抹去的烙印。
因為莫大牛有道教的力量保護,所以他沒受到梅菲的暗黑魔法影響。在回到課室時,他第一時間就問那個坐在錫鳴旁邊的小女生是誰。錫鳴只好騙他那是今天剛轉學過來的新學生蒙混過關。
在莫大牛的身影消失在錫鳴的視線後,一個女生的聲音叫道:
[錫鳴。] 站在課室門口等待著他的是偶像汪春日,她似乎已經從昨天的驚慌中恢復過來,臉帶著純真的笑容說道:
[錫鳴,我等你很久了。] [呃?什麼事?]錫鳴出奇地問,他實在想不到蛤蟆似的自己有什麼東西可以讓這天鵝久候的。
[其實,我是想感謝你昨天救了我。] [啊哈哈,其實也沒什麼,我也只是去挨打而已啊。]錫鳴難為情地說。
接著,這張純真的臉孔在一秒內翻了一翻,變得淘氣。
[哪哪,錫鳴。你知道什麼是魔族嗎?]汪春日把臉靠近錫鳴,搞得他害羞地把視線移開。
這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會知道關於魔族的事,是看多了電影或者漫畫而已吧?
<不,看來不是這樣子的。>這時,錫鳴再次聽到梅菲的笑聲。
<這女孩不同于普通的人類。在她身上有著那麼一點魔族的氣味,似乎是隔世遺傳的魔族。>
[隔世遺傳?那是什麼?] <就是說她祖先裡的一人是一個純種的魔族,但由於配偶全是人類,把魔族的表現完全埋沒在基因裡,因此可以把魔族的魔力表現出來的,大概也只有不數不多的後人,她就是其中一個。>
[不過我估計錫鳴你也應該略懂一二吧,因為我在你的身上嗅到跟我一樣的氣味。]春日的話間越漸表現得像一個小惡魔。
[那個嘛……]錫鳴是個老實的人,不會說謊的他不敢跟這個俏皮的女生對望。這表情讓汪春日理解成默認了。
[那就是啦?太好了。其實這段時間我在亞普利斯爺爺的遺物裡找到關於他的手劄,我看後本來不太相信的,但從昨天開始改觀了。哪哪~以後你可以帶我去看更多這方面的東西嗎?帶我去啊。] <亞普利斯?原來是這樣,她是跨越宙域多個發達世界的財團——亞普利斯財團的人!>
看到春日那麼熱情,不太會跟異性相處的錫鳴緊張得兩掌在摩擦著。
[不帶的話,我把你自言自語的事說出來。還有,我知道莫大牛是喜歡我的。要不想我在你們之間搞破壞的話就答應我。]春日逐漸露出本性,讓她說下去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正當錫鳴想說話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人格突然被調換了。原來是梅菲搞的鬼。
看到面前的錫鳴雙瞳突然變得赤紅,春日瞪著大眼睛。
[你真有趣啊,女人。我可以讓你看到更多有趣的事情,但前提是你要有膽量跟著來。]梅菲露出其奸詐的笑容。
汪春日眼睜睜地看著這如鮮血般赤紅的瞳孔,還有那張有著說不出的自信和驕傲的面龐,她逕自下了決心,深呼吸了一下,說:
[嗯!我跟定你了!]挑撥的說話反而讓春日變得更興奮。不久的將來後錫鳴身邊多了一隻小惡魔形型不離地跟隨。

One comment

  1. 還有沒有後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