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rive-Forth Day

<我們需要的有五年經驗以上的員工,很抱歉,近來像這樣的年輕人來騙飯錢實在太多了,要是有需要的話我們會回復你。>
從淩晨開始到現在,已經是第11個電話,基本上每一家店子都以相同的理由把阿進的工作申請宰殺了。
[唉……] 阿進坐在公寓的窗戶旁,一口氣喝了半罐果汁。連自己都想不清楚是因為找不到工作還是學校的傳言越來越厲害,總之到了應該放鬆和悠閒休息的週末,阿進沒有像其他的學生那樣一起唱卡拉OK,或者約上幾個女生上上街去,只是一個人留在家裡悶著,心裡面有說不出的煩躁。
[大小姐,應該沒事吧……] (不不,我為什麼要為她擔心?現在是休假,我沒必要在休假日考慮這個工作的問題吧!)
可是越這樣想,阿進就越用了抓著自己的頭。
(她是不是還在意昨天的事呢?不過既然她自己也承認那只解圍的方法,那麼對於她來說,我果然只是一個發洩工具或者保鏢什麼的東西而已,在工作以外的時候,我們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可是我……)
想到這裡,阿進感到胸口一陣絞痛,而就是在這種不適當的時候,手提電話在桌面震動起來了,發出跟硬木連續敲擊著的響亮聲音。
這個是幾天以來第二個陌生號碼,以阿進的經驗來看,會有陌生號碼打到他手提電話上的,不是打錯電話的,就是發佈新工作的。一天早上都找不到工作的他,可以收到這樣的電話,阿進沒有猶豫地按下了接聽鍵。
<您好,我是阿……>

電話裡的是一個說洋文的男人嗓子,但在說話方式上,有點像是發騷的婦人。
(呃?怎麼回事?我不記得曾經找過一份西人的工作?不過總之先回回應,how are you,應該怎麼回答?)
阿進吞了一下口水,一滴汗從他的下巴滴到了果汁罐旁邊,濺出了一絲水花。
[Goo…..good!!!] <啊呵呵~~真是個lovely的年輕人啊。>
[呃?] (真有他的,懂普通就不要在中國打電話時說英語吧!)
松了一口氣,話筒那邊繼續說話了:
<俺是SNT俱樂部的manager,好想在新人outline上看到you的名字,所以打電話來通知工作。>
一邊聽著這位有地方口音的西人的話,阿進一邊在散亂的招聘報紙上找到了用紅色油性筆圈起了的一份工作。
(原來是這個,好像是幾天前圈起來的。)
[是這樣嗎?我什麼工作都可以去做,就算是苦力,會計……] [什麼工作我都OK!]

掛下電話後,阿進打心底興奮起來,受到了11次的失敗後換來的成功,所感受到的可不止是成功感而已。他拿起喝光了的果汁罐子,就像專業籃球運動員那樣,做出了遠射的姿勢,然後把罐子射進了房間一角的垃圾桶裡。
十分鐘後,阿進從公寓裡急促地跑出來,向著停車場出發了。

從淩晨的濃霧散盡了開始,一直在破壞著淺草山寧靜的,是正在修路的工人,各種機器在煩雜地吵鬧著。
淺草大道旁的二層高屋子,沒有如常地打開二樓的窗戶和窗簾,而是緊閉著,就像是在阻隔著馬路上那些雜亂的噪音。在屋內,不時播放著電話留言:
<是小雨嗎?我是媽媽,聽說淺草大道要修路了,你上學方便嗎?要我們來接你上學嗎?不如先回家住幾天吧。>
<劈——!>
<小雨,是爸爸啊,到外面一個人生活習慣嗎?上次的事,爸爸是火氣大了,有空回家一起吃頓飯吧。>
<劈——!>
<小雨,有好好吃飯嗎?我要陪你爸到國完開會,幾天不在家,你要注意身體哦。對了,因為這幾天我們不在,所以今年的Ball Tulip可能來不了了,你和謝風玩得高興點吧。>
<劈——!>
<沙——!>
接著又重複著這幾天的留言。
屋內沒有亮起一盞燈,飯廳裡也只是放著剛燒過開水的煮水器,塞滿垃圾桶的,是堆放了幾天的速食麵杯子,在一點一點緩慢滴著水的洗碗池上,放滿著油蹟已經風乾了的瓷碗和碟子。這樣的一間屋子,彌漫著一股陰沉的氣息。
二樓的房間裡,原本放在檯燈邊的金邊照片架,在被主人塞到垃圾紙箱後,像保住了小命那樣,又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可是在上面的照片,已經沒有了。
在床的一角上,一陣抽噎聲在被子裡頭傳了出來。
已經被眼淚折磨了一天晚上的眼睛上,眼圈已經紅透了,粘著一點淚水的睫毛不時震動著。小雨在被子裡拿著那張海邊的照片,一直在哭著。屋子裡的顏色,就像是回應著小雨的心情那樣,越來越灰暗了。
而在這個時候,一把聲音打斷了小雨的心情。
電話留言在重複著幾天留言的中途,新的留言播出來了。
<咳咳!是大小姐嗎?今天是週末學校沒有課吧?那麼我去找工作了,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請你聯絡我吧。>
相隔幾秒後,本以為結束了的新留言還繼續又播放了:
<昨天的事——對不起了。>
<劈——!>
房間又回到了安靜,然而,在被子中傳來了微弱的聲音:
[笨蛋。]

<今天的氣溫是32度,估計在三天內都會放晴,請女士們要注意紫外線,好了,今天先說到這裡,大家週末要玩得開心點哦。>
[說起來,今天還真是熱呢,夏天才剛剛開始就那麼熱啊。] 雖說車子裡有空調,但在司機位置直接被陽光照射著的阿進,不斷扯著衣領在前後扇著。
[要是可以游泳就好了……] 車子繞過了市中心後,來到了一個掛滿燈紅酒綠看板子的街到上。阿進留意到某個牌子上的內容:
<校服美女,價錢實惠。>
然後立即把視線移開。
[說起來好像是這裡附近吧,可是,這裡好像是……] 帶著不安的心情,阿進在一間算是這街道上最高檔次的店子門口停下了車子,按酒店的等級來分類的話,其他店子只可以用一星來評價,而這裡,起碼可以說上是五星級了。
可以映照到自己身影的雲母地板,幾個不同城市時間的吊鐘,還有衣服整潔的男服務生,打開了玻璃門,歡迎了阿進。
他走到服務前臺,看到一個戴著銀框眼睛的年輕人正拿著一疊面值最高的紙幣在扇動著,不時用餘光掃視一下電腦螢幕上多個紅色方格。
[呃,請問……] 這時候,螢幕上的一個方格從紅色轉回了暗灰色,這位斯文的年輕人立刻向著店子內部大叫:
[五號房空了!!] 只見幾個拿著盤子和工具的男子跑進店子內部,然後不見蹤影了。
年輕人托了托眼鏡,轉到職業公關般的笑容,向阿進問著好:
[不好意思這位客人,我只是吩咐小的去整理房間而已,因為這裡的房間使用週期比較短。] 說到這裡時,一個衣著性感,頭髮散亂的美女,牽著身材矮小的中年胖子從店子裡走了出來。
胖子上車後,美女留下[下次再來光臨的]的話就回到店子。
面對著這個露出的皮膚比衣服還要多的女性,阿進不禁有點臉紅。
[那個是我們店子上的至寶,當然價錢也是最高,還有其他幾個不錯的,老闆您可以從裡面慢慢挑選。] 年輕人拿出了一本相冊,阿進打開後發現全是18歲以上都沒能看的照片,於是趕緊蓋好,然後說:
[不好意思,我是來找工作的,呵呵。] 只見年輕人的臉色一反常態,從溫暖的笑容轉到了跟剛才大叫無異的不耐煩表情,然後按下了身旁一個電話上的某個轉線按鈕。
[Honey,那個人到了。] 連阿進也感到疑問,這個英文到底是在稱呼著自己的女友,還是英文名字呢?

阿進從線路另一端傳來那個發騷女人般的西人聲音可以判斷到,這個就是剛才打電話給自己的人。
大概在幾分鐘後,一個穿著全套紅色緊身體操服的短髮男人走了出來,從膚色上看估計是個歐美的男人。
[Oh,! What a handsome boy!] 事實上聽到這話後阿進沒有驚奇,因為他從中學開始,也是經常讓身邊的人評價為帥哥等級,因此在這方面,他是有一定自信的。
[您好,我是……] [不用說其他了,come with me吧,要立即開始工作了哦。] ——這個西人一點都不懂得自己國家的禮貌。
被多次沒有把自己整句話聽進去後,阿進只能用這句話來判斷這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阿進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了,來電顯示的號碼是小雨。雖然心裡是擔心著她,但是工作中不接聽外來電話這個是兼職者應有的職業操守,阿進很明白這個道理,於是按下了取消鍵。
西人開始走到店子裡的一條走廊上,阿進也趕忙跟了上去,可是,電話又響了。
就在阿進準備重複一次剛才的操作時,走在前方的西人轉過頭,說:
[You don’t mind. 接電話吧。] 對於西人這種豁達,阿進在心裡感到一絲謝意,然後接起電話來。
<你這個低級生物!為什麼要掛了我電話啊?想要扣工錢嗎?>
才把電話放到耳朵旁,就連續地飛出無數不堪入耳的短句。
[對不起,大小姐,請問大小姐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面對這樣無賴的老闆,阿進早已經習慣,而且有了一套應對的方法,就是假意順從,從而打心底咒駡。
<現在來接我。>
[呃?] <我說!現在來我家接我!難不成你理解不了我的意思?我可不知道自己連人話都不會說啊!>
(沒錯,你這傢伙根本就不是人。)
[別開玩笑了!今天不是工作日,學校沒有課要上啊,為什麼要來接你啊?] <契約上寫著是10天,也就是說,10天內無論是否工作日,你都要聽從我的吩咐。>
(這個臭女人!)
[怎麼能這樣?我不是跟你說去了找工作了嗎?] <20分鐘內來到老地方,不然就扣罰金,扣工錢,還要交稅。>
(這女人怎麼一點都不聽別人的話呀?不過今天也不止一次了,不,不是這個問題,那個交稅是怎麼回事?我不記得契約上要交什麼稅啊。)
[總之……你!] 這個時候,西人停步了,轉過頭來看著阿進。被看到這樣失態的阿進,聯手提電話都沒有掛上就放回口袋裡。
[Aha, take it easy!] [哈哈……] 阿進歎了口氣。
[這個就是你的job。] 西人把阿進帶到走廊旁的一個房間裡。從踏進這裡的第一刻開始,阿進感到自己仿佛走進了另一個空間,——在房間內的,是一鋪可容納10個人一起睡覺的超級大床,而在上面,幾個穿著跟剛才在門口那[至寶]的服飾近似的女性正橫躺在上面,其中有著剛才相冊第一頁裡看到的幾位美女混在裡頭。
看到阿進來到後,美女們坐起了身子,看著阿進,從眼眸裡眨出無數亮光。
[Manager…?] [Yes?] 阿進像木頭人般,身體僵硬地轉頭看著西人。
[我的工作是?] [幫這幾位Angel塗上護皮液,她們還真是辛苦呢,一天跟多個Client聊天,所以想讓她們輕·松·一·下。你是一個Handsome Boy,所以我也很滿意了。] (原來所謂的要求力氣大和勤奮是來做這個工作,不好,在這裡工作的話會被榨幹的。)
[請問一下……這裡的店子全名是叫?] [Sex And Talk俱樂部~!] 只見西人爽快地又用著發騷的說話方式說了出來。
阿進看了看面前的數位讓人垂涎的美女,然後又轉頭看了看西人,仿佛決定了什麼,接著從口袋裡拿出沒有掛掉的手提電話。
[大小姐,還在嗎?] <有問題嗎?已經過了5分鐘了哦。>
[我現在就來你家。] <這樣就乖了,要是我心情好的話,你遲到了也不懲罰你。>
[不,沒必要了。] <呃?>
[我十分鐘內來到你家。] 阿進蓋下電話,二話不說就倉皇逃出了五星級店子。
(什麼高級店子啊?還不是跟其他店子一個樣?)

(真是的,只是跟她開玩笑而已。)
掛下電話後,小雨小心翼翼地把一些衣物放進提包裡,最後,連同放在一旁的海邊紀念照片也放了進去。在拉好鏈子後,小雨收回剛才那種富家小姐般的脾氣,深呼吸一口,隨後離開了房間,而屋子,獲得一小時的照亮後,又回到了灰暗。
在正午的陽光下,淺草大道的修路工作依然在進行,伴隨著的,是持續的引擎發動聲,在破壞著住宅區的清淨。一度關緊窗戶的小雨,在離開屋子後才知曉,由於天氣轉好的原因,修路工作的進程已經加速了。
小雨穿著薄薄的白色背心,蔚藍色的折疊短裙子,正好跟現在的天氣相稱,她才剛走到淺草後道,一亮白色小車已經在等候著,並響起[我準時到達]的喇叭聲。

車門關上了,看到拿著大提包和這樣打扮的小雨,阿進說:
[怎麼了,大小姐,你這身打扮?去度假嗎?哈哈哈。] [哼~!我好像沒有叫你那麼早到哦,看來又要扣工錢了。] 阿進坐直了身子,雙手趴在方向盤上。
[哎喲,大小姐,怎麼連早到都要罰呀?] 只見小雨高貴地微微伸著她細長的脖子,雙手交叉,挨到一起上,說:
[不過今天本小姐心情不錯,就饒了你吧,嘻嘻。] 看到這樣的小雨,阿進的擔心降低了,然後瞪了瞪眼睛,呼吸了一口,模仿起職業管家的西方紳士來:
[好的!這位女士,請問想去什麼地方呢?] 小雨笑了笑。、
[度假。] [呃?] [度假。] 阿進不敢相信自己開玩笑的話,竟然讓小雨當成是真的。
[開車吧,時間剛好,我們今天還要在那裡過夜,要趕上黃昏前到達那裡。] [你是說真的嗎?] [我不記得什麼時候騙過你。] (她……她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但我什麼沒有準備。] [那裡有適合的東西。] 阿進歎了口氣。
[那裡,是指?] [我家的別墅。] (完蛋了,我美好的週末。)
聽到這裡,阿進差點忘記了,面前這位,是城中房地產王的掌上明珠,小雨大人。
[你不怕家人們懷疑嗎?帶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到那裡。] [放心吧,這幾天我家裡沒人。] (大小姐,你知道自己剛才說了很典型的挑逗話嗎?不過算了,反正唯一找到的工作已經沒了。)
[去嚴普。] [什麼?] (嚴普是一個離市區3小時車程的海邊小城鎮,旅遊業發達,環境幽雅,不少有錢人在那裡建別墅來作度假之用,小雨家也不例外。阿進對這個地方也稍有所聞,可是由於工作關係,從來沒有去過一次。)
[大小姐。] [什麼事?你有拒絕的理由嗎?] 阿進自知已經沒有能力反抗,歎了一口氣。
[可以讓我去加個油嗎?] 同樣地,小雨也沒有反對的理由,因為她自己也不想在海邊的公路上變成人幹。

在這3小時裡,車子在海邊的公路上賓士著。小雨沒有多說話,一直在看著海天相接的方向,而太陽,也在她的視線下,自頭頂,逐漸移到裡西面的天空。阿進沒有像阿來那樣有自言自語的習慣,自然也沒有怎麼說話,除了因為要專心保證好大小姐的安全外,還因為他在小雨的背影裡似乎看到了[別來打擾我]幾個字。收音機的電臺,也因休假的關係,一直在播放著音樂,仿佛在調和著車內這種氣氛。
如小雨所願,阿進用了平常兩倍的速度,趕在黃昏前來到了嚴普,在她的指示下,阿進把車子停在了一座三層高的的海邊別墅前。
(累死了……)
才讓阿進松了口氣,挨在了司機座上,一個大提包扔到他的大腿上。
[又怎麼了?大小姐。] [幫女士拿東西是紳士應該做的事吧,Gentlman~.] (真是的,至少也讓我先解開安全帶吧。)
她笑著走下車,深深地伸了一個懶腰,阿進也跟著下來了。
一陣海風吹過,把阿進3小時的疲勞都帶走了,由於遠離繁雜飲食區,在別墅的外面是一條幽靜的沿灘海岸,還有一片寬闊無邊的大海,而太陽,也挪到幾乎可以直視的角度了。
[你在發什麼呆呀?快進來吧,我們還要去·遊·泳。] [啊?] 連一件行李都沒有準備的阿進聽到這話後覺得很吃驚,縱使這樣,他還是乖乖地把大提包拿進了屋子。

[穿這個。] 小雨把一條紅色游泳褲扔到阿進選擇的房間的床上。
阿進用拇指和食指夾著它,問:
[誰的?] [我爸爸的。] [那我穿的話不就會掉下來了?] 小雨雙手交叉著,說:
[你在說什麼啊?我爸爸雖然是企業家,但是身材是很好的哦,絕對不比你們這些小男生差!] 看來中年發福這個概念已經深入每一個年輕人的心裡,阿進也不例外地把每一個中年男人都錯以為是大肚子的身材,小雨就這樣打破了他多年來的想像。
[哼~!] 小雨留下這麼一[哼]後,就回到自己的房裡換衣服。

阿進在被猛烈的陽光燒至火紅的沙灘上走著,心裡默默地感激著小雨為他準備的拖鞋,不然自己就要上演赤腳踩鐵板(某歐洲人的大膽嘗試,利用冥想來分散自己的精力的方法,赤腳在四塊燒至可以煎熟雞蛋的火紅鐵板上快速踏過而沒任何損傷)了。
他在一塊被海浪沖積著的灘塗上坐下,一邊吹著清涼的海風,一邊感受著時熱時冷的海水在撫摩著自己的下體。
(偶然這樣還真是不錯呢,每天都看著的大海,就是沒有時間來玩一玩。)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破壞了阿進難得在旅遊中的喜悅心情。
[你這個低等生物,誰批准你走得那麼快的?] 阿進回過頭,看到穿著一套深黑色比基尼的小雨,正狼狽地抬著一把半徑兩米的太陽傘子和拿著一個看上去好像很重的膠質箱子。
看到這種景況,即使沒有了這種雇傭關係,光是作為一個男生,阿進也會走去幫忙。可是由於某種事情,他沒有保持平常的心態。
[你……你在看什麼啊?色鬼?] 小雨臉紅地罵著正目不轉睛看著自己的阿進。自從跟小雨的首次相遇後,這次是阿來第二次看到她迷人的身段。
[啊!我!] 阿進回神過來,慌張地搖著頭。
[你這大色狼,果然又不知道想到什麼地方去了!] 說著,小雨從腳下的灘塗踢起一堆濕透的沙塊,撞到阿進的臉上,然後粉碎了。

[真是的,那個大小姐!破壞了別人的心情!] 阿進邊整理著傘子,邊在埋怨著,然而,他不時會偷看正在淺海處游泳著的小雨。
(不過,太陽傘,冷飲,和比基尼,真是越來越有夏日度假的味道啊。)
他擦了擦汗,鋪上最後的一塊薄薄的兩米長布塊。
在水中看到[基地]已經建成,小雨走了上來,被海水潤濕了的玉體更顯出她性感的一面,阿進臉紅著轉過臉。看到他的表情,小雨也不禁害羞起來。
[只……只是……] [?] [只是剛剛路過學校附近的商店,買到而已,不……不是專程穿來讓你看的。] 小雨有點緊張地說著,不敢直視阿進的臉。
[你跟我說這樣幹嗎?] [只……只是讓你知道,我沒有其他意思。] [明白了,大小姐。] 兩人同時笑了笑,猶豫在某個心理層面上,他們已經互相瞭解了,並感受到對方的想法。
用毛巾把身體擦乾後,小雨背著躺在兩米長的薄布上,然後解開上衣的結。
看到她這個樣子,阿進的血液向著頭上湧去。
[大……大大小姐,你在幹什麼啊?] [真是失禮啊,人家這個樣子,當然是要曬太陽啦,還不幫我塗上太陽油?要是我受傷了就要扣你工錢。] 對於小雨的懲罰,阿進已經聽慣了,因為漸漸地,阿進已經變得很自覺地達成小雨的要求,然而,小雨現在的要求,讓阿進回想到早上的那一份工作。
[快點呀。] 阿進用力搖搖頭,儘量讓自己保持清醒,然後從箱子裡拿出了太陽油。
(這這這……應該怎麼弄?是先倒到她身上還是我的手上?不過,她說的是塗,那麼應該是把油倒在我手上,然後……)
阿進不敢再往下想,把油倒下了一點在手,然後發抖著碰到小雨的背脊上。
(啊!!!!!)
他不敢移動,這是她第一次使用太陽油,也是自嬰兒時代以後第一次接觸母親以外的女性的身體。
[怎麼了?怎麼一動不動的?別想占我的便宜啊!] [是!是的!] 阿進吞下口水,深呼吸了一下,手掌開始輕輕地左右挪動。
[哈哈哈哈哈~~~!] 突然小雨發出了笑聲。
[你這色鬼!用力一點!太癢了!] (可惡!這個臭女人!)
這就是阿進塗太陽油的初體驗,雖然途中被罵了無數次的[色鬼],[色狼],[輕一點],[用力一點],[快一點],[不要一動不動的],但他還是堅持了自己在當初傳單上寫得很清楚的,——[什麼工作都可以接受]。

一直到了黃昏,夕陽把坐在薄布上欣賞著它的小雨的影子拖得長長的時候,阿進也從海裡回來了。
[大小姐,要注意身體哦,壞掉的話我會很困饒的。] 阿進從箱子裡拿出毛巾,蓋在小雨的身上,然後站在一旁,欣賞著太陽即將消散的最後一刻。
小雨從箱子的一個小皮袋裡拿出了一張照片,幾分鐘裡一直在看著。不知道是被如此美麗的景色所感動,還是另有所想,阿進本身也看不到照片上的內容,只是看到了,一淌眼淚從小雨臉頰滑了下來,而且不斷地,持續地,就這個張照片面前,哭了起來。這個時候,他似乎估到了,這張相片裡面的,是小雨曾經擁有的美好回憶。
阿進也跟平時一樣,靜靜地站在她的身旁,可是,跟第一次不同的是,現在他聽到小雨的抽噎聲時,心裡不時會有絞痛,就像是被人在用木棒敲著似的。
夕陽的最後一絲光線消失後,比市內更加閃爍的星塵開始掛滿了天空,而小雨的眼淚,也流盡了。
[呐,阿進。] 小雨終於說話了,她邊抽噎著,邊說著:
[上次你不是說過嗎?你已經足夠幸福了,到底幸福是什麼?] 聽到她這樣的疑問,阿進笑了笑。
[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就是想摘一顆星星下來,看看是什麼樣子的。] 小雨當到後,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河。
[可是長大後,才知道,一顆所謂的星星,其實是一個很大品質的星球,甚至是一個銀河,人類不可能到達,更不用說是捉到,但是我還是沒有放棄它。] [為什麼?] [因為達不到的,才是夢想啊,因為得不到,所以才會美麗。] 小雨瞪大眼睛看著阿進,在這一刻,他覺得阿進的身影很高大。
[可是追趕著夢想的過程是很高興的。幸福也是一樣。] [一樣的嗎?] [嗯,因為不能得到幸福,所以才會幸福。] [得不到的?幸福?] 阿進坐在了小雨身旁。
[人在還有生命,還在呼吸著的時候,就會不斷地創造回憶,可能會是壞的,但始終會有好的,但無論怎麼樣都好,我們還生存著,只要好好地生存著的話,我們就會繼續歡笑,憤怒,和哭泣。總會有人覺得,我哭了,我痛了,我一點都不幸福。] 小雨低下頭,看著手中的照片。
[創造回憶?] [像這樣的,每天跟一群笨蛋傻傻地打鬧著,跟教授聊聊天,還有,每天去當你的司機,對於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小雨沉默了一下,接著笑著把手中的照片撕成了碎片,讓它隨著海風吹到了天空上去,因為那些,已經成為了回憶。
她終於露出來原本應該屬於她的笑容,無暇的,甜美的笑容,也是使阿進傾心的笑容,看到她的表情,阿進完全放下了心裡的擔憂,欣賞著這片夜空。
[這個不是偶像的車子嗎?怎麼會在這裡的?] [怎麼會呢?阿進今天要做兼職啊。] [不會錯的,這個號碼,的確是偶像的車子。] [哦,這好像的確是阿進的車子呀。] 兩人的興致被別墅門口的一陣吵鬧聲破壞了。
聽到自己的名字,阿進猛地一回頭,只見在他的車子邊打鬧著,只十多年的老朋友阿來和阿初,還有幾個穿著泳裝的女生。
[找到了!在那裡!] 阿來發現了兩人的[秘密基地],立即跑了過來。
阿進立即移動身體,遮住在自己背後的小雨。
[阿進,怎麼遮住我了?那些是什麼人?] [沒什麼,只是一些小配角而已。] [啊?] 阿來已經跑到了面前,而阿初和其他的女生也隨著來到。
[偶像~你不是說今天要打工的嗎?怎麼跟女孩子來這裡了?果然是那個吧?] [別把你自己的行為準則考慮在我的身上好不好?] 這時候,阿初迎了上來。
[呃~!原來阿進也有秘密約會的女生呀,真想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誰呢。] 聽到這裡,被阿進遮住臉的小雨激動地站了起來。
[誰……誰是這個低級生物的女朋友!] 一瞬間,阿來和阿初呆住了,他們似乎沒有意料到,跟阿進在這裡[幽會]的女生竟然是校花。阿進摸著頭,心裡想著這次該如何是好。
隨後,阿來似乎暗裡明白裡什麼,收起了那副不正經的臉,說:
[要不要來搞聯宜會?在我家的店子裡。] [你家的?] 就這樣,阿進首次強硬地把小雨拉到了店子裡。

[難怪你住在學校的宿舍裡,原來你所說的高中畢業後要搬家就是搬到這裡來了呀?] 阿進邊打量著阿來家的店子,邊這樣說著。
這是一間蠻有海灘特色的木屋,在西周的幾棵椰子樹幹的支撐下,屋子穩固地屹立在夏天經常翻起颱風的嚴普海邊上,在門口還吊上了風鈴,每當有人進入的時候,都會發出清脆的響聲,給人一種休閒的感覺。
[怎麼樣,不錯吧,畢業後我就要回這裡工作的哦。] 阿來驕傲地抬著頭。
[不錯是不錯,但是把這樣一家好店子交給你這個人,會不會搞垮的呀?] 阿進在取笑著阿來,坐在一旁的阿初也跟著按住口偷笑著,而小雨則坐在幾個女生之間,互相談著她們的事情。
[啊哈哈,我也在擔心同一樣的事。] 這時候,一個拿著兩個裝滿豐富海產美食的盤子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
他把盤子放在了飯桌上,然後說:
[這個不肖子經常受你們照顧了,今天不用客氣,吃的喝的全部都是免費!哈哈!] 聽到這個跟阿來外貌幾分相似的店長的話,幾位客人都歡呼起來。
[老爸,你來這裡幹嗎?] [你這個笨兒子,兩個老朋友來玩了也不跟老爸說一下。] 阿進摸著頭,說:
[真是打擾了,叔叔。] [你在說什麼啊,小侄,來來來,喝酒吧。] 說完,一個服務員把疊滿一盤子的啤酒端了過來。
這一天晚上,是阿進和小雨度過的最高興的時刻。
在喧鬧中,阿進一個人走到海邊來吹著風,而此時,阿來也隨後跟來了。
[偶像~!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裡面很多美女哦,還有校花!] [你喝醉了。] 阿進也像平時一樣不耐煩地扔了一句。
[哪裡有?] 看著阿進的表情,阿來歎了口氣。
[唉,你從前就是這個樣子,總不喜歡跟別人搭在一起。] [不好意思我這種性格惹你討厭了。] 阿進喝下了最後一口啤酒。
[呐,阿進。] 聽到阿來突然正經地叫自己名字,阿進吃驚地看著他。
[你跟校花,有什麼關係嗎?] 阿進想了想,記起約法三章,雖然昨天已經破壞了,但只是形勢所逼,自己總不能主動說出來。
[沒有,純粹在這裡不小心碰到而已,昨天也是出自幫她解圍而已。] [真的嗎?] 對於阿來的一問再問,阿進再次感到不耐煩。
[你究竟想知道些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跟你說,要想清楚自己的心究竟是放在哪裡的?你究竟是怎麼看校花的?還有,車撫媛的事又如何了?自己不搞清楚的話對三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傷害哦。] 話後,阿來拍了拍阿出的肩膀,然後回到店子裡繼續喝酒。阿進也跟在後,可是沒有走到裡面,只是透過窗戶,看著正開心打鬧著的小雨。

[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那麼晚。] 阿進背著喝醉了的小雨,跟站店子門口的阿來父子和阿初等人道別著。
[別老說這樣的話!下次要再來哦,不過至少跟這個小姑娘坐得更近一點才行,哈哈哈!] [阿進,就趁著她睡著了,今天晚上就把她背進自己的房間吧!哈哈哈!] 阿進無奈這對父子的相似竟然到這種程度,然後苦笑著離開了。

[真是的,不會喝酒就不要喝得那麼多嗎!] [再來……] 阿來背著小雨,在回別墅的海邊小路上走著,而在這個午夜時分,月亮升到了頭頂上,跟閃亮著的星河交匯了,阿進看著天空,才想起今天是滿月。
[再來什麼啊?話說過來,你真輕啊,平時有好好吃飯嗎?] 不時吹來的海風,使椰子樹輕輕地搖晃著發出[灑灑]的聲音,和有節奏地來回翻動著的海浪聲正好響起了一陣自然的交響樂。在這樣幽靜的環境下,阿進看著睡在自己肩膀上的小雨,回想起阿來跟自己說的話。
(在小雨的心裡,可能我會是一個色鬼,低等生物,發洩工具,或者是謝風的代替品,在別人眼中,小雨她是校花,是大企業家的掌上明珠,可是,在我心裡面,她是什麼呢?這個每天都坐在我身旁,每天都在我跟前哭的愛哭小女生,對於我來說是什麼呢?她是我的老闆?是我的同學?不,她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角色。對於我來說,她是我的……)
這時候,小雨的右手移開了阿進的脖子。
[哇,你捉緊啊,小心掉到地上了。] 似乎聽到阿進的話那樣,小雨雙手抱著阿進的頸部,然後發出[嗯]的一聲。
[謝風……討厭……宰了……] 小雨不時模糊不時清晰地說著一個一個的字。
[是的是的,我也這樣想,不過你真的睡著了嗎?] [阿進……] [呃?] [喜歡……] 阿進的手托得更用力了,因為不想讓這個大小姐掉到地上去,然後低頭笑著,心裡有著說不出的喜悅,在這一秒間,阿進明白了自己想法,也觸到了,小雨的心……
[喜歡……很喜歡……阿進……] [明白了,明白了。] 兩人就這樣,在星空下的海邊小路上,走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