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rive-Third Day

由於幾天的降雨,在淩晨時分的淺草山邊,開始揚起一陣濃霧。
在淺草大道上,幾架不整齊放置著的推土車也在如此舒適的環境下休眠,等待白天的工作,然而,在馬路邊的一間二層高屋子裡,則閃著微弱的燈光。
今天的小雨房間,失去了平常整潔,堆積物滿房皆是,還有幾個打著著的空紙箱。雜亂程度,跟破爛而混亂的淺草大道無異。
小雨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把兩年間的回憶裝進了四個紙箱裡。
漸漸,太陽出來了,伴隨著濃霧的消淡,淺草山的樹木上不時流溢著朝露,仿佛在為山下那條不堪入目的慘況而傷感。
房屋的後門打開了,只見小雨拿著兩個深色色垃圾袋,身後還跟著四個紙箱。
(這樣是對的,沒關係的,小雨,就算是一個人,一個人……)
想到這裡,小雨的眼角眨出一絲淚光。
整齊地把那些東西堆好在垃圾放置處後,小雨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從口袋裡拿出手提電話。
[什麼?已經這個時間,要遲到了!] 看到時間後,小雨立即跑回屋子裡,留下在這裡的,就只有幾秒前小雨的呼吸,還有,兩年的回憶。一個尖角因超過紙箱的容積,露出在封箱口,那是一副海灘的留念照片,在裡面站著的,是面露幸福笑容的小雨,和已經被油性筆塗上幾層黑圈的謝風。

<最新天氣預報,低壓氣旋已經越境,因此未來幾天將會放晴,氣溫……>
(那就是說週末會天氣好吧?正好,可以去找工作了。)
在淺草後道的路邊,停著的白色小車內,阿進正在悠閒地聽著收音機,由於一天晚上都睡不著,因此在約定時間前一小時已經來到了。
(可是,真的會放晴嗎?現在還是老樣子呃。)
阿進向著還下著大雨的烏雲歎了口氣。
隔著街道望去,淺草大道已經開始修路的工作,不禁讓阿進想起,離路面修整,只剩下7天而已。
<約法三章…………第三,在契約期結束後,我們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拿著昨天小雨寫給自己的[約法三章]字條,看著最後一點。
[真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嗎?] 阿進的心感到一陣絞痛。
[什麼沒有關係?] 阿進因思考得入神,完全沒有注意到小雨已經打開了車門,回神過來後慌忙地把紙條搓成一團然後塞進口袋了。
[沒什麼,哈哈,早安。] 小雨坐到車子裡,手上牽著一個外加的紙袋。
<正點報時,現在的時間是……>
[呃?已經這個時間?] 阿進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拿起自己的手提電話,再確認了一次時間。
[啊,要遲到了!大小姐,你究竟知道不知道時間的呀?] [什麼嗎!就那一點點時間而已嗎!] (可惡,這個女人真是,腦袋裡面長草的嗎?)
[要是讓我遲到的話,罰金,工錢扣50%~!] [不是吧?那你坐穩咯!] 還沒等小雨扣好安全帶,阿進已經踩盡了油門。
[呃?] 車子就這樣以平常的幾倍速度離開了淺草區。

[真是的,你知道這樣很危險的嗎?] 小雨鼓起鰓子,向阿進抗議。
[沒辦法啊,老闆說要扣工錢,當然要效率高點才行啊。] [你怎麼一點都不注重服務品質的呀?平時上課你是在聽的嗎?] [真不巧我太認真了,次要東西沒清楚。] 兩人在舌戰的同時,車子已經回到了學校的停車場。
小雨邊打開車門,邊扔出幾句:
[你這個低等生物,以後集合時間要縮短,要是我通知你後30秒不到的話就要扣工錢!罰金!] 然後門被狠恨關上了。
[哼,什麼大小姐,一點矜持都沒有,野蠻,傲慢,沒有禮貌,只不過是身材和樣子好一點就那麼……] 說到這裡,阿進臉紅了。
(不行,我在亂想什麼啊?)
兩手拍了拍臉後,他也隨著離開車子,但也同時聽到了上課鈴的響聲。
[糟!可惡!那個橫暴的大小姐!讓我快遲到了!]

在校道上,小雨看到正跟會長談話的謝風,遠處望去,謝風不時露出輕佻的笑容。
[你的心腸還真是毒辣呃,呵呵。] 隱約聽見謝風這樣說。
[謝……謝風。] 小雨跑到前面去。
[那麼,午休的時候再見吧,謝風少爺。] 會長妖媚地笑了一下,回到教學樓。
[啊,真是巧啊,甜心,一大早就在這裡遇上你了。] 小雨右手抓著胸口,有點緊張地說:
[謝風,那個……我……] 這時候,上課鈴響了。
[啊,不好,要上課了,遲些電話聯繫吧,甜心~拜拜。] [謝風……] 沒有再回頭,謝風就是這樣,冷漠地把小雨留在校道,然而,那句話,小雨沒來得及說出來。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
課室也像平時一樣,上課鈴響後已經安靜下來,畢竟都是成年人,沒有了中學時的頑皮和反叛。本以為遲到的阿進這時候跑了進來,可是意外的是,教授還沒有來。
[喂,偶像,這裡這裡!] 面對著沒有一次認真叫自己名字的阿來,阿進無奈地坐在了兩人為自己占好的座位上。
[我說,阿來。] 跟其他人不同,還保留著中學,不,小學生童真的阿來露出憨傻的笑容。
[什麼事?偶像,今天你比平時更帥了!] [別每次都叫我不同的名字好不好?還有,這個偶像是什麼意思?] 阿來用肘部推了推阿進的胸膛。
[嘻嘻嘻,還裝什麼,昨天你被校花拉去哪裡了?是不是被看到玉體後要你娶她為妻啦,我沒有說錯,你果然是厲害,所以我決定,封你作偶像了!哈哈哈哈!] 阿進無話可說,因為他明白向阿來解釋多一點就會被誤會多一點,於是轉臉向阿初。
[阿進,其實我也想知道,呵呵呵。] [怎麼今天連你也這個樣子了?] [沒什麼,呵呵,我只是開始相信傳言的內容了。] 阿進趴到桌子上,心想:
(那個傳言……究竟被傳到什麼程度了?)
[話說過來,今天教授真的很遲呢。] 聽到阿初這話,阿進抬起頭來,而阿來還在一旁繼續自言自語說著話。
這個時候,門打開了,只見教授臉色蒼白,拿著鬆散的資料夾,快步走了進來。
[咳咳!] 整理一下演講台後,教授說話了:
[不好意思,咳咳!因為有些小事情,遲到,咳咳!遲到了,現在開始上課,昨天說到的……] 阿初用食指抓了抓下巴,說:
[教授今天臉色不太好哦,應該沒事吧,說起來教授也快70歲了,已經超過退休年齡,為什麼還在學校裡待呢?] 阿進只是在靜靜聽著阿初的說話,沒有作任何表示。事實上,在班中沒有一個人比阿進更擔心教授的事了。從入學開始,教授就一直在關照著阿進,兼職、授課、資料等,都儘量給機會他完成。對於阿進來說,教授就像是他不可取代的亞父(中國古代對非生父的長輩高度尊重的稱呼,相當於現代語的乾爹)。

在另一個課室裡,一個女講師正在授外語課,然而,因遲到而坐在尾排的小雨,卻沒有聽進去一個字母。
她看著外面的天空,現在就和自己的心情一樣,烏雲蔽日,看不到一絲陽光。
(兩年……終於要,結束了嗎?)
小雨歎了一口氣。
(到現在我還在想什麼,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沒錯……已經決定了……今天一定要……跟他說清楚。)
突然,放在身旁的紙袋掉到地上了。
(啊,今天忘記還給阿進了。)
而看著表情陰暗的小雨,坐在課室一角的會長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好了,今天就先說到這裡,星期五是短堂,have a good weekend,各位。] 說著,年輕的講師拿著檔離開課室,同時,課室也開始充滿了[解放]的歡呼聲。
這時候,會長走到小雨身旁。
[您好。] 會長坐了下來,說:
[您叫,小雨對吧?] 小雨很吃驚這個近來經常跟謝風來往的女人突然來跟自己問好。
[是的,我叫小雨,怎麼了?學生會會長大人。] 小雨不耐煩地盯著會長。
[哇,好可怕的眼神耶,別這樣,只是作為一個同學,想跟你聊聊天而已吧。] [我好像沒有什麼可以跟你聊的。] [也不是完全沒有,我們可以聊聊謝風的事情,呵呵~] 聽到這個名字,小雨握緊了拳頭。
[反正離午休還有一段時間,可以一起到外面走走嗎?雨都快要停了吧。] 會長站起來笑了笑,然後離開了課室,而小雨也跟在後面。
兩人在走廊上並排走了,良久後,她們來到了校道。天空就如會長所說的,停下雨了,此時會長先說話了。
[你跟謝風少爺在一起多久了?] 小雨轉過臉,說:
[這個好像跟你沒有關係吧。] [嗯~?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只是想說這些的話,不好意思,我要告辭了。] 小雨的心中,開始對會長產生恐懼,仿佛聽到會長所說的每一句話,心臟就要利針刺痛一下。接著轉身背離會長。
[謝風少爺他真是很溫柔。] 會長大聲說,而小雨也停步了,然後走到小雨的身旁,把臉靠近她的耳朵,低聲說:
[昨天晚上我和謝風少爺上床了。] 聽到這話後,小雨瞪大眼睛,可是不敢正視會長的臉。然而,會長繞到小雨前方,雙手摸著她的臉,輕輕地抬起來。二人四目相對著。
[我想你離開謝風。] (怎麼了?小雨?這不是一開始就已經決定要做的事嗎?這個女人只是把你要做的事說出來而已,怎麼不說話了?)
小雨雙腳開始抖著,完全說不出話。
會長鬆開了手,繼續說著:
[老實說,我真是很討厭你,為什麼謝風少爺會看上你這樣的小女生呢?而且還放了兩年的時間,不過只是一部分的時間而已。] 小雨轉頭看向會長,很想知道她所強調的[一部分]是什麼意思。
[你真是沒用呢,連自己的男朋友也管不好,據我所知,你是跟他維持得最久的一個,所以說,才是最笨的一個,知道嗎?]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小雨顫抖著說。
[還是不明白嗎?你的男朋友,在跟你一起的時候,還跟其他不少的女人睡在一起啊,你知道嗎?] 這時候,停下雨的天空開始閃電了,同時間,午休的下課鈴響起,學生都紛紛從課室裡走出來。
不久後,會長轉過身子,說:
[你是不適合謝風少爺口味的。] 淚水開始滴到地面上,小雨沒能再忍耐,捉著裙子開始哭了。
[怎麼了?就這樣就在哭了?所以才說你是小女生啊,真是可憐呢,要是換是我的話,不如去跳樓算了。] 看到小雨這樣的反應,會長從心底笑了出來。
[先不跟你玩了,我約了謝風少爺吃午餐。] 正當會長轉身準備離開時,謝風從教學樓走了出來。
[Hi~會長大人,哎喲,這個不是甜心嗎?] 他走近兩人,很快就發現了小雨在站著哭。而人群,也開始包圍著謝風,小雨,還有會長。
[唉~真是可惜,原來會長大人已經說了,是說得過分了點吧?] 小雨稍微抬高點頭,可是不止的眼淚,已經把她的視線掩蓋,只能模糊地看到謝風的樣子,只能在那裡抽噎著。
[真是討厭啦,謝風少爺,人家只是把事實一·字·不·漏地告訴給她而已。] 說著,會長挨到謝風胸前。在場的[觀眾]們看到這個情景,不禁開始一番竊竊私語。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其實我早就想把你甩掉,只不過是你一直糾纏著而已吧,現在總算輕鬆了。] 惜日站在這裡受祝福在場地,現在,已經變成了詛咒的魔境。
天空就像是對會長和謝風的行為憤怒似的,閃電越來越劇烈了。

下課鈴響了,授課時一直在咳嗽著的教授也開始說結束語了。
[這個星期的課就到……咳咳!到這裡為止,大家過上個好週末吧。咳咳咳!] 在尾排坐著的三人,也站起來,開始整理資料夾。
[呐,阿進,一起去餐廳嗎?星期五的套餐可是很好吃的哦。] 阿進沒有回答,只是一面嚴肅地收拾著。
[阿進?] 他回神過來,急忙說:
[啊?不好意思,你們先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唉,真可惜,還以為你沒有兼職做後可以天天一起去餐廳吃飯呢。] [嘻嘻!別說了!人家偶像有第二個目標啊!] 經過漫長的課堂後仍然笑嬉嬉的阿來向阿初打了個眼色,然後看向前幾排的位置。
發現坐在那裡正在面帶笑容整理著資料夾的,是車撫媛,阿初也沒多說,留下了[那下次再一起去吧]就和阿來離開了。
一直都座滿全席的教室,只是一會兒,已經安靜下來了,只有演講臺上用著慢動作播放的速度整理著資料的教授,還有在學生席的阿進,還有撫媛。
阿進走到演講臺上,二話不說就幫教授收拾資料。
[阿進,你……咳咳!!] [別說話了,身體不舒服就留在家裡好好休息嗎,這樣的當心身體撐不住哦。] 教授看著馬不停蹄的阿進,慈祥地笑著,沒有再多說話。
[也……也讓我來幫幫忙。] 說話者是撫媛,她走了過來,也開始動起手來。
[撫媛,你……] 阿進看著她,不禁有點緊張,但是看到坐在一旁的教授臉色有點好轉,安下心。
收拾好後,阿進和撫媛拿著厚重的資料,走到課室門口,這時候看到路過的謝風,輕輕地撥了一下頭髮,就離開了。
這時候教授也跟了過來,三人在走廊上走著。阿進在看到謝風後,回想起昨天晚上不小心聽到的事。
(那件事,要告訴小雨嗎?不不,別人的事情還是不要管那麼多。)
[那個……阿進學長……] 撫媛低著頭,害羞地說著:
[下次有時間的話……請問……可以跟學長您好好聊一下嗎?] 聽到這話,阿進的心跳加快,連同血液也一同鼓上臉上。
[嗯!] 三人走到校道邊的走廊,發現很多學生聚在一起,好像在觀賞著什麼,還有的在議論著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 撫媛停下腳步,教授也停了下來,咳嗽了幾聲。
[始終還是被甩了吧。] [呵呵,真笨。] [換是我的話不如去自殺吧。] 聽到幾個女學生的談論,阿進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於是把手上的資料放在走廊一旁的椅子上,然後擠進人群中。此時,在阿進口袋中掉下一個紙團,撫媛也放下資料,把它揀了起來。
在空隙中,阿進看到了,——一對面目可憎,粘在一起低聲笑著的狗男女,還有獨自站在一旁,低著頭,緊捉著裙子的老闆——小雨。
[不好意思,讓一讓。] (我在幹什麼啊?)
阿進邊這樣想,邊儘量擠到人群外,然後像羅馬鬥獸場的鬥士般,走在校道上,並不斷接近作為觀賞物的那三個人,不,只是那兩個而已,阿進是這樣想的。
(不是說過在學校裡要裝作不認識的嗎?)
他已經沒有再管自己在煩惱著什麼,只是知道,老闆被欺負了,要保護她而已。
[這不是謝少爺嗎?] 意外地在這裡聽到阿進的聲音,謝風轉過頭。
[原來會長大人也在,真是巧啊。] 聽到阿進在說話,小雨也忍不住抬起頭,淚痕已經沾滿了她的臉頰。
[怎麼了?小雨,沙子吹進眼睛了嗎?] 他繞到小雨面前,拉起她手,然後撫摩著她的臉。
在場的眾人頓時發出吃驚的聲音,可是,感受最深的可能還是小雨吧。
[不好意思,隱瞞了謝少爺您那麼久,可能直接了一點,你還是放棄吧,小雨只會喜歡我一個而已。] 這話發出後,觀眾們再發出一陣低響。
謝風冷靜了一下,昂起頭瞄著阿進,說:
[她喜歡你?哈哈哈!真是可笑,像你這種窮光蛋的平民嗎?哈哈哈~~!] 沒有多作辯解,阿進摸著小雨的臉,一口吻了她的嘴唇。
小雨沒有作反抗,只是吃驚,還有感受著阿進溫暖的嘴唇,接著兩人抱在了一起。
[你你你這是!!] 謝風的表情扭曲了,會長也只能睜著眼睛啞口無言。
此時,一陣口哨聲響了起來。在觀眾席中,阿來鼓起掌來。
[偶像萬歲!!Good Job!!!] 似乎是跟隨著阿來,一部分人也鼓起掌,接二連三地,[觀眾席]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而這個時候,燦爛的正午陽光刺破雲層,露出了一夫當關的姿態,把烏雲驅散了。
[阿進學長。] 看到這個場景,撫媛突然流出眼淚,按著口,然後跑走了。
坐在一旁的教授看了看兩疊厚重的資料,無奈地笑著說:
[真是的,把這些留給我一個老人家嗎?]

就這樣,一個星期的課結束了,阿進也繼續他的工作,載著小雨回家。
在車內,兩人久久沒能說話,小雨只是低著頭。一滴汗經過阿進的太陽穴。
(糟了,破壞了約定,肯定很氣瘋了。唉,就這樣毀約,我工作了三天,至少也給我一點汽油費吧。)
車子到達了淺草後道,然而,小雨沒有下車,還在安靜地坐著。午後的陽光很快把路面蒸幹了。阿進沒有多說,把司機座的遮光板放了下來。
(要道歉嗎?不,可能也沒有用,但做出這樣的事,作為一個男人是應該道歉的吧!啊,真煩哪!)
阿進深呼吸了一下。
[對……] [誰批准你那樣亂來的?] [呃?] 還沒等阿進說全,小雨抬起頭開始發脾氣。
[真是的,一點規矩都沒有,就算是幫我解圍也可以不吻嘴吧,真是便宜你了!沒錯,你果然是一個色狼!大色狼!] (果然很怒,工錢……一分錢都沒了吧。)
[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冷靜一點,大小姐。] 小雨看回前房,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阿進則在一旁苦笑著。
[這個,還你。] 突然又冷卻下來的小雨,把放在身邊的紙袋遞給阿進。
[這是什麼?] 阿進接過後,小雨離開了車子。
從紙袋裡拿出來的,是一件已經清洗得像全新一樣的襯衣。這時小雨轉回身子,把頭探進車子。
[下次來接我的時候穿好這個!明白了嗎?] 在聽到這話後,阿進的心中不知原因地感到一股喜悅,而他自己也開始懷疑這種喜悅是否只是繼續維持工作那麼簡單,或許……
[嗯……明白了。] 阿進笑著深呼吸了一下,拿著衣服,不時更從上面聞到一陣清香。
[哼~] 他一直注視著,拿著提包的小雨走進了小巷,直到看不到身影,然後心跳開始加速。
(這種感覺……不會是?肯定不是,怎麼會呢?哈哈。不過,比起這個,她可以打起精神,真是太好了。)
雖然是這麼想,但阿進明白,填滿幸福的心,一下子被挖空的話,所受到的傷害不是作為旁人的自己可以感受到的,現在可以做的,就只是默默地陪在她的身邊,只是這樣而已。他更摸著自己的心房,挨在座位上歎了口氣,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持續煎熬著馬路的猛烈陽光。
[夏天來了啊。]

回到屋子的前院,小雨沒有走進去,而是繞到垃圾放置處,仿佛在期待著什麼。
走到這裡,小雨停步了,好像是老天故事玩弄她的心似的,早上放在這裡垃圾被清理後,竟然留下了一個照片架,而裡面充滿著的,是溫暖而甜美的回憶,——在海灘旁邊,一個臉上帶著幸福笑容的女大學生,還有,被黑色油性筆圈塗上幾層圈子的男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