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 Drive-Second Day

修路的第二天。
已經有過親身經歷的小雨,今天沒有再做關掉鬧鐘再睡回床這些無謂的舉動,而是一大早就做好準備,當第一天的老闆。
(沒記錯的應該是一輛白色的小車吧,真是土,這個時代還有人用白色。)
邊這樣想著,小雨邊向著休整中的淺草大道反方向的淺草後道走去,兩條馬路只相隔不到50米,中間的就是一列的二層高房屋,兩條馬路在這種住宅區的四周形成一個近橢圓形,雖說是這樣,可是有公車途經的,就只有淺草大道而已,而昨天就發生了小雨一直都沒想過,但始終會有一天發生的事故。
[啊,是那輛吧。] 明顯地,而且沒有尋找的必要,在清晨的淺草後道路邊,只停泊著一輛款式很舊的白色小車。
(真是樸素,這樣的車都能坐得了人嗎?)
另一方面,小雨昨晚時也曾經推測過:(那張傳單是在學校裡出現的,那就應該是學生貼上去的,搞不好那個司機就是我認識的人呢。)
就結果而言,1分鐘後,小雨的想法實現了。
她繞到司機座的門邊,看在坐在裡面的,是一個典型大學生服裝的男生,戴著眼罩在呼呼入睡。
[喂,喂。] 伴隨著連聲響亮的敲擊聲的,是小雨隔玻璃傳來的尖細嗓子。
在一滴口險些流出嘴唇之際,阿進被這些噪音吵醒了。
坐直身子後,他下意識先解下眼罩確認一下是誰在那裡嘮嘮叨叨的。
(騙人的吧。)
兩人心裡同時反映出這句話。
把眼罩掛到頸部,阿進按下玻璃,再一次肯定自己沒有看錯後,無力地說:
[你?就是我的老闆?] 幾乎是同時,小雨也說出了:
[你?就是我的司機?] [為什麼會是你?] 為了避免再有重合的字句,阿進搶了先機說話。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 這兩人現在的關係雖說不上是不共戴天,但已經是如火如荼。
[那麼,貼那張傳單的是你?怎麼會是你呢?] [當然是我啊,我連照片也印到上面了耶,只是沒有料到有人會連占半張A4紙的照片也看不到,沒想到你真的那麼想念讓我啊!大小姐!] 聽到這話後,小雨回想當時看到傳單時,的確是已經是碎片,沒有看清楚全圖,才做錯這個人生最錯的決定,更加火了。
[你在說什麼?要是早知道那傳單是你貼的話,我早就把你的號碼撤銷掉了!] (真是個惡毒的女人。)
兩人互相怒視著。
這個時候,天也比剛才亮了,路上也開始偶然有車經過,站在路邊的小雨顯得有點異類,阿進借機進攻。
[啊,這樣說的話,大小姐你就是不需要我做你的司機了吧?那我先走了咯。] 小雨對阿進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很不滿,正想抗議,可是一想到要是求他不要走的話,就等自己認輸了,決定放棄。鼓起臉說:
[好啊,那你就走吧,別讓我在學校再見到你!] [彼此彼此吧!] 話後,小雨離開了小車,隨即從提包裡拿出手提電話。
(真是個低級的平民,為什麼這樣的人會跟我同一間學校的!真是!真是!)
小雨從數十個電話號碼走搜出了謝風的號碼。

(臭謝風,笨蛋,懶蟲,怎麼到現在還沒開手機?)
小雨的黴氣已經深入五臟六腑,即使連續播打數次,所聽到都是同一樣的留言提示音。而在這個時候,天又開始暗下來了。
(不是吧,怎麼會這樣!)
不久更下起大雨。

[哼,還讓我一大早起床來接受新兼職。] 阿進埋怨著,嘟長著嘴。
[不過,不說話的時候,還真的是個……] 他回想起昨天在洗手間看到的情景,——只穿著襯衣和內褲的小雨,白皙的肌膚,還有當時驚愕的表情。臉紅了。
(啊,我在想什麼!那個臭潑婦,婆娘,不要管她就好了。)
阿進挨到座位上,戴回眼罩。
[還早,再睡一覺吧,反正學校的兼職已經沒了。] 他雙腳交叉,正想小睡一會,可是又被另一種聲音吵醒了。
突然下起了大雨,800毫米的降水量在打擊著地面,車內更明顯感覺到震動和響聲。
不能安然入睡的阿進坐了起來,透過在雨刷器的拼命清掃下還非常模糊的玻璃看著外面環境。
[那個大小姐,好像沒帶雨傘吧。] <別讓我在學校再看見你!>想到這句話後,阿進又挨回座位上。
[哼,反正很快就會找男朋友來接了,下雨還真是個適合睡覺的天氣。] 阿進又戴回眼罩。可是完全不能入睡,每當眼睛閉上時,昨天的那個情景就在出現在眼前,還不斷在腦中盤旋。
[啊!!!!好煩啊!] 他忍受不了,坐了起來,調整好司機座後,開始以正常人的3倍時速向前走,按小雨的步速計算,她現在大概還沒離開淺草後道才對。
[真是個讓人頭痛的大小姐,但總不能放著不管吧!]

小雨並沒有先跑到附近躲躲,而是獨自站在雨中。
(什麼嗎,這是什麼意思?剛開始時是說愛我,疼我,甜心什麼的,不久後就更其他女生一起。那我算是什麼,男人,男人是什麼臭東西!)
這段時間裡,雖然在其他學生眼中,這對情侶的確是很幸福,可是,在前一段時間,作為小雨男朋友的謝風被她發現了跟另一個女生拉著手。兩人一直僵持著,直到昨天,再次看到這樣的事,雖然謝風口中聽上去好像總是對的,但在小雨的內心,似乎已經漸漸感覺到,謝風離自己越來越遠,每當自己有苦難的時候,總被推卸掉。
[嗚嗚嗚……] 淚珠在小雨的眼中滾動著,隨著雨水流過臉頰。在這一刻,她感覺到無比的孤獨和無助,更開始後悔當初決絕地要求自己搬離自家的決定,還因此跟父親鬧翻了。
(很冷……)
小雨低著頭,看著水滴不斷從自己的發尖掉下。
(雨停了?)
這個時候,小雨的頭上沒有再感覺到被雨水淋到的觸感,然後抬起頭看著天空。
[傘?] [連找個屋簷躲個雨都不會嗎?大小姐。] 在這一刻,小雨的耳中已經停不到了錯亂的雨聲,只是迴響在阿進的這句話。可能連她自己都不明白在這秒鐘的心情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只是,突然很想抱著他而已。
[大小姐,你幹什麼啊?] 小雨緊抱著阿進,放聲大哭。
阿進心裡明白,現在要是作任何的安慰,也都只是破壞這個愛面子的大小姐的自尊,因此只是默默地站在,任憑眼淚粘濕自己的襯衣。
[臭男人!男人都是壞蛋!大·壞·蛋!] 小雨不時握拳輕輕地敲打著阿進的肩膀。
[嗯……的確都是壞蛋。] 兩人的心,就從這場雨開始交錯了。

[只是發洩而已,別亂想!] [是的,是的,大小姐,我完全沒有想到其他地方去。] 小車停在交通燈前,坐在裡面的,除了作為司機的阿進外,還有雖然帶著萬個不願意但還是坐了上來的野蠻老闆小雨。
[謝……謝謝你……] 小雨用幾乎連自己也不能聽得到的音量說著。
[呃?什麼?] [沒什麼!綠燈轉了。] 小雨在一旁低著頭,然後從濕透了的提包裡拿出一個資料夾。
[給你。] [什麼?] 小車又在另一個交通燈前停下了,阿進收過資料夾。
[契約書。] [啊?大小姐,兼職是不用這個玩意的。] 聽到後,小雨臉紅了,說:
[什麼嗎,人家這是第一次找兼職司機,不知道那些。] 阿進趁著交通燈還沒轉,看了看契約書的內容。
(哇,怎麼薪水那麼高,果然是大小姐,下面的是那名字……)
[原來你叫這個名字啊,那我叫你小雨好了。] 阿進拿著插在資料夾的筆,在契約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
[小……小雨?誰跟你那麼親熱,你這個色狼!] 小雨把資料夾搶回過來,看到了阿進的名字。
[小市民就是小市民,簽名的寫法一點美感都沒有。] [你說什麼?] [啊,綠燈轉了。] [可惡。] 小雨向阿進伸了伸舌頭。

不久後,雨停了,在雲上隱約看到了彩虹。
[放學在聯絡你,不要逃掉哦,阿進~] 小雨留這一句話後,就急忙跑到停車場的另一邊,因此男朋友謝風,剛剛在那架昂貴的黃色跑車上走了下來。
[謝風,早。] 小雨跑到謝風身旁,拉著他的手。
[早啊,甜心,你的頭髮怎麼濕了……] 明白了小雨的男朋友原來是謝風後,阿進心裡產生了兩種感情,
(像謝風那種有錢公子做得了的事,我也做得了。)(原來是有錢人,像我這種窮光蛋,可能真的只是跟她所說的那樣,純粹是發洩工具而已。)
阿進在兩人離開後才從小車裡走出來。
今天的校道上也是如常地站著許多學生,在[祝福]著這對[絕配]的戀人,然而在他們離開後,學生並沒有因此散場,一同把視線投射到跟在後面的阿進身上。
(怎麼了?大家都看著我。)
[就是這個男生,昨天好像想侵犯那個校花。] [什麼?竟然把那個小雨拐帶進女洗手間了?] [真是差勁啊。] 周圍的人都在談論著昨天的事,阿進現在的狀況可算是怒不敢言,只是在祈禱事情不要再傳得更嚴重。
[喲~!大紅人進大哥!哈哈!] 一大早就嬉嬉笑臉的阿來,從後方拍了一下阿進的背脊一下。
[什麼事啊?連你也要來說我壞話嗎?] [不敢~我是來誇獎你啊,進大哥,雖然我早就估計你會有這樣的舉動,但竟然那麼快就行動!嗯嗯嗯!真不愧是進大哥!] [你這傢夥!] 阿進一把捉著阿來的頭用拳頭在他的天靈蓋上轉。
[放過他吧,阿進。] 從後方走過來的是阿初。
[其實我們也不太清楚實情,當我們聽到有關消息的時候,大概已經被改動了不少了吧,嘻嘻] (可以讓你發出嘻嘻的笑聲,到底已經被傳到什麼程度了。)
這個時候又有幾個女生路過。
[呃?那個不是昨天那個?] [對啊,變態大淫魔,真是糟糕。] [我們上洗手間時會不會也?] [不要說了,看他發現我們了!] 幾個女生加快步速離開了。
阿進這個時候,意外地擺出一副瀟灑的樣子。
[原來我的外號已經變得那麼厲害。] [別裝了!] 阿來從旁邊飛出一句。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唉,太複雜了,我都不知道應該從哪裡說起要好。] [哈哈,傳一段時間消息淡了就沒人再去談啦。] 阿進歎了口氣。
(唉,在事情淡化前我恐怕已經昇華了。)
正在這時候,急促的腳步聲向著阿進的方向走過來,是小雨。
阿進被這個腳步聲吸引了,回頭看。
[小?] 還沒等自己說出全名,阿進被小雨硬扯著衣領帶捉走了。
留下的只會灰塵和阿來阿初。
[剛才那個是?] [好像是當事人哦。] [看來我要封進大哥做我偶像才行了。] 阿來眼角似乎閃了一下。
[好了好了,要上課了] 阿初推著阿來的肩膀走到課室裡。

[阿進!] [什,什麼事?] 阿進被小雨像甩沙包那樣甩到牆上。
[既然我們已經達成契約了,你就要跟我約法三章。] [啊?] [不能拒絕!你一定要答應!] (雖然不知道你大小姐在玩什麼花樣,總之不要再影響我的形象就好了)
[我答應了。] [嗯。] 說著,小雨在胸前的口袋裡拿出一張一等四份折疊的紙張。
阿進接過後,開始讀出紙上的內容。
[約法三章:1. 在契約期間,我們只是雇傭關係;2. 在學校時絕對不能讓任何人誤會我們是有什麼關係;3. 契約結束後,我們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以上!] (這是什麼約法三章啊,還有那個[以上]是什麼?話說過來,要是你這大小姐是有這種想法的話,剛才就不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我拉來這裡呀。唉,真是想不通女人的心。)
[明白了嗎?] [可以不明白嗎?] [那就好了,要是有任何怠慢的話就罰金,扣工錢!] (可惡!這個女人!)
[啊,明白了,女王大人。] [哼。] 話後小雨就離開了,而這個時候,阿進才發現兩人一直是站在女洗手間門口。
正當阿進準備離開之際,一個女生的身影從洗手間裡走了出來。
(糟糕,以我現在的狀況,一定又會被尖叫了!)
阿進沒敢向後望,一心只想想著逃跑為上。
[啊,阿進……學長。]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阿進很快冷靜下來,轉回身子。
(撫媛,車撫媛?)
站在那裡的是阿進心儀已久的學妹車撫媛,然而,自己卻沒有勇氣向她表白,因此一直都只是保持著學長和學妹的關係。
[你尖叫也沒所謂,反正我已經被說成那個樣子了。] 阿進沒有正眼望撫媛,側著頭。
[你誤會了,學長……只是……] [呃?] 撫媛低著頭,兩手緊握著放在腰間。
[我相信,阿進學長是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 一股暖流在瞬間流遍了阿進的全身,在這一刻他覺得,不管被全世界怎麼說已經沒關係了。
[就……就是這樣而已,請……請學長打起精神吧,再見。] 不知道出自害羞還是緊張,撫媛沒有抬起頭,很快地點點頭,然後離開了。
(真是個好女孩~跟那個傲慢的大小姐完全不同。)
同時阿進默默在心裡做了一個決定,在二年級這一年間,一定要向她表白。

[我、在、停、車、場、等、你,1、分、鐘、內、來、不、了、就、扣、工、錢。] 到了放學的時間,夏天的晚上來得比較遲,到了現在的晚餐時間還能看到自己的細長影子延伸在橘紅色的夕陽光下。
輕輕挨在阿進的小車邊,小雨發出了一條短信,然後開始沉思。
(其實,是不是我自己太執著呢?)
她把手提電話放回提包裡,看著天空。
(自從那件事之後,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事實上,我是不是應該早已經察覺到呢?謝風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只是自己一直不敢承認而已,自己的失敗。是否應該放手呢?)
雖然是這麼說,但畢竟小雨和謝風已經一起快兩年了,一回想到以前的謝風,和現在那個,每到自己有困難時都推搪,不知所蹤的不負責任男人,小雨的胸口不禁一陣絞痛。眼淚,又開始流出來了。
(真是笨啊,小雨,真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男人,是值得你去珍惜;沒有一個男人,會永遠地在你有困難時,像正義的英雄那樣站在你面前,不可能。)
[久等了。] 阿進果然在1分鐘內來到了,但小雨並沒有聽到他的話,而是在擦著眼淚。
[本來我可以早點來,但是被教授叫到辦工室裡……] 邊喘著氣邊說著話的阿進,走到小雨面前,停下口了。然後靜靜站在她身旁。
漸漸地,小雨發現了,自己只有在阿進身邊的時候,才能安下心哭,安下心笑……她把額頭輕挨在阿進的肩膀上,放聲大哭。
當淒美的夕陽燃燒了它最後的灰燼後,無邊的星塵逐漸佈滿夜空,仿佛在指示著黑夜中迷途的路人。
阿進把襯衣脫了下來,給小雨蓋上。
不久,小雨沒有哭了,只是低著頭。
[阿進……] [什麼?] [我是不是很笨啊?] [的確是很笨啊。] 聽到阿進直截了當的回答,小雨慢慢抬高頭,看著阿進。兩人四目交投了。
[不過,笨笨的值得獎勵,送你。] 阿進從從口袋拿出一顆銀白色的戒指,上面有著奇怪的文字和呈波浪狀扭曲的花紋。
小雨接過戒指,用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拿著,透過指環看了看天空,然後說:
[這是你在街上買的便宜貨嗎?] [當……當然不是,誰會專程去街上為你買東西。] 阿進臉紅地轉過面。
[嗯?] [這個介質,是教授送我的,說是昨天兼職的工錢,我現在可是被學生會封殺了呀,教授說不能直接給我現金很抱歉,就把這個戒指送我了,說是他年輕時跟朋友去賴比瑞亞旅遊時買到的。上面的文字是當地的土文,意思是守護。] [守護……] [這套戒指還有另外一枚的,傳說同時戴上它們的話會終身幸福。] [那麼幸福的東西送我幹嗎?] 阿進想了想,用食指刮一下鼻尖。
[我已經足夠幸福了,嘻嘻。] 看著阿進爽朗的笑容,小雨似乎解開了心結,深呼吸了一下,說:
[謝謝你。] [呃?] [我說,謝謝你!] 小雨大聲說。
[所以才說你笨啊。] [人家跟你道謝你竟然還說!] [哪裡有老闆會向員工說謝謝的?哈哈。] [你這低級生物,不行,我要扣你的工錢。] 小雨拿著提包,敲打著大笑著的阿進,兩人的背影中,猶豫映照著光輝。

[明天記住要準時哦!] 小雨站在車外,透過窗戶跟阿進說。
[遵命大小姐,晚安!] 阿進很快就把車駛走了,小雨才發現,他的襯衣還披在自己身上。

(唉,累死了,希望明天後那個傳言可以淡一點吧。)
阿進在居住的公寓附近一個由待工工地架成的臨時停車場停泊了車子後,走到附近的便利店裡。
(今天晚上吃面吧,不過昨天才吃過……)
他在十多款的冷藏食品中選著,這時候停到在後放的貨物架裡,有兩把熟悉的聲音。
[謝少爺~今天不如來我家吧?] [嗯~?好像我家的床比較寬吧?] [我家有一些好玩的東西。] [那照你的意思去辦吧,會長大人,哈哈。] 這一刻,阿進在克制著心裡的一團火,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在聽到這兩個人的對話會產生如此怒火,恐怕他自己都不能解釋得到。
在那兩人離開便利店後,阿進稍微冷靜下來。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吧。]